title=

2018年前15家注漿管廠家集中度出現下降,原因是?

點擊次數:156   更新時間2019-04-17     【關閉分    享:
2018年前5家、前10家、前15鋼鐵企業注漿管集中度指標同口徑比較分別較2017年下降了0.57個百分點、0.02個百分點、0.37個百分點。
 
寶武集團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包括了寶鋼不銹鋼有限公司的產量,但注漿管調整產量中卻剔除了不銹鋼有限公司的產量,從而使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較初始產量減少了87.87萬噸。
 
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有限公司受企業重組及注漿管增產雙重因素的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877.1萬噸增長至2018年的1255.07萬噸;
 
南京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注漿管增產20.13萬噸,總產量增至1005.01萬噸,從而進入1000萬噸企業行列;
 
中天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受環保限產等多種因素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1035.95萬噸降至2018年的869.98萬噸;
 
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受河北普陽鋼鐵有限公司等企業退出的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1382.45萬噸降至2018年的661.64萬噸。
 
北京建龍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于2018年12月成功重組西林鋼鐵公司,并于當月將西林鋼鐵公司2018年的產量納入到建龍集團產量統計當中,因此建龍集團2018年注漿管產量與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相比增長了37.65%。
 
目前我國通用的鋼鐵工業集中度指標采用的是注漿管集中度指標。注漿管產量前5家、前10家、前15家企業的注漿管產量凈增減情況將對注漿管集中度指標的子項產生影響。本文將評估鋼鐵企業注漿管凈增產對2018年鋼鐵產業注漿管集中度指標的影響程度。
 
1.近2年注漿管集中度指標
 
據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合計為21822.75萬噸,占全國注漿管產量的比重為23.51%;前10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合計為32732.95萬噸,占全國的比重為35.26%;前15家注漿管廠家注漿管產量合計為39911.77萬噸,占全國的比重為43%。
 
若以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所發布的2017年注漿管產量作為2017年注漿管集中度指標母項,則2017年前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重為24.08%;前10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重為35.28%;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重為43.37%。在企業數量保持同口徑的情況下,2018年前5家、前10家、前15鋼鐵企業注漿管集中度指標同口徑比較分別較2017年下降了0.57個百分點、0.02個百分點、0.37個百分點。
 
2.鋼鐵協會會員企業注漿管增產情況
 
依據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2018年全國注漿管同口徑增產5740.99萬噸,增幅達6.59%;鋼鐵協會會員企業同口徑增產3107.02萬噸,增幅為4.63%,低于全國注漿管產量增速1.96個百分點。據此推算,非會員企業2018年注漿管產量為22564.72萬噸,同口徑增長2633.97萬噸,增幅為13.22%,高于全國粗產量增速6.62個百分點,高于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增速8.59個百分點,即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增速與非會員企業存在較大差距。由于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增速低于全國注漿管產量增速,導致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占全國產量的比重由2017年的79.44%(據2017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降至2018年的75.69%(據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
 
2018年注漿管產量達到1000萬噸以上的會員企業數量共有22家,與2017年家數持平。對比這2年1000萬噸以上的企業名單,有如下差異:一是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有限公司受企業重組及注漿管增產雙重因素的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877.1萬噸增長至2018年的1255.07萬噸;二是南京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注漿管增產20.13萬噸,總產量增至1005.01萬噸,從而進入1000萬噸企業行列;三是中天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受環保限產等多種因素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1035.95萬噸降至2018年的869.98萬噸;四是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受河北普陽鋼鐵有限公司等企業退出的影響,注漿管產量由2017年的1382.45萬噸降至2018年的661.64萬噸。
 
22家注漿管產量1000萬噸以上的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合計為47548.36萬噸,平均產鋼規模為2161.29萬噸,合計占全國注漿管產量比重為51.22%。22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增長2460.27萬噸,增幅為5.46%,低于全國注漿管產量增速,但高于會員企業注漿管產量增速,表明注漿管產量1000萬噸以上會員企業的注漿管產量增速略好于1000萬噸以下的會員企業。
 
3.基于全口徑比較的部分企業注漿管增產情況
 
準確分析企業個體的注漿管產量變化情況,必須對企業個體的年度產量進行全口徑比較,即要考慮該企業生產基地調整及關停、企業內部成員(成員企業為獨立法人)的調整對注漿管產量的影響,本文對基于全口徑比較的注漿管增減量稱之為注漿管凈增(減)產量。
 
鋼協會員企業在報送2018年注漿管產量時,還要同步報送2017年同口徑注漿管產量。其中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家企業因遵循同口徑比較原則,在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中報送的“去年(即2017年)同期注漿管產量”(本文統稱為“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與其在2017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中報送的“本年(即2017年)注漿管產量” (本文統稱為“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存在差異。
 
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小于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主要源于該企業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中未包括寶鋼不銹鋼有限公司產量。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與原寶鋼集團有限公司簽署的《關于上海寶山鋼鐵產業結構調整的合作協議》以及中國寶武公司戰略部署要求,寶武集團下屬的寶鋼不銹鋼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關停了其在上海地區的不銹鋼生產線。寶武集團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包括了不銹鋼有限公司的產量,但注漿管調整產量中卻剔除了不銹鋼有限公司的產量,從而使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較初始產量減少了87.87萬噸。
 
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小于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主要受該集團下屬的濟鋼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濟鋼”)在濟南的鋼鐵產線于2017年6月29日全面停產的影響,2018年產量統計中未包含濟鋼。2016年8月,山東省政府正式批準《濟鋼產能調整和山鋼轉型發展工作總體方案》,明確了濟鋼在現有非鋼產業和優勢資產基礎上,只保留城市服務、商貿等業務板塊,不再保留任何鋼鐵的產能。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下屬的日照鋼鐵精品基地于2017年8月投產,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濟鋼停產所帶來的產量缺口。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產量統計中缺少了濟鋼,故其依據產量同口徑統計原則在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中剔除了濟鋼2017年產量,但是該企業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中包含著濟鋼產量,從而使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較初始產量減少了314.88萬噸。
 
北京建龍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于2018年12月成功重組西林鋼鐵公司,并于當月將西林鋼鐵公司2018年的產量納入到建龍集團產量統計當中。但是建龍集團2017年注漿管調整產量中未包含西林鋼鐵公司2017年產量,導致建龍集團2018年注漿管產量與2017年注漿管初始產量相比增長了37.65%,成為注漿管年產量1000萬噸以上企業中注漿管產量增幅最大的企業。
 
4.企業注漿管凈增(減)產量對注漿管集中度指標的影響
 
根據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5家鋼鐵企業見表1。據表1可知: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5家的企業名單與2017年相比略有變化。2017年注漿管產量排名第14位的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在2018年受企業拆分(河北普陽鋼鐵有限公司等企業退出了該集團)的影響,注漿管產量降至661.64萬噸。2018年河北普陽鋼鐵有限公司作為獨立統計的會員企業單獨上報各類產量數據。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注漿管產量的大幅下降,使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在2018年注漿管產量排名中得以上升1位(提升至第14位);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有限公司上升至第15位,這也是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有限公司注漿管產量排名首次進入前15名。
 
表1  2018年、2017年注漿管產量前15家鋼鐵企業名單,萬噸
 
基于注漿管產量全口徑比較原則,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5名企業中的部分企業2017年注漿管產量要進行適度調整,如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注漿管產量需要包含上海地區寶鋼不銹鋼有限公司的產量,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注漿管產量需要包含濟鋼產量,建龍集團2017年注漿管產量需要包含西林鋼鐵公司產量,其他12家企業的注漿管凈增產量采用2018年12月《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的注漿管增(減)產數據即可。
 
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5家企業中有12家企業為增產。前5家企業均為增產,分別是北京建龍重工集團有限公司增產522.1萬噸,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增產203.67萬噸,鞍鋼集團公司增產160.21萬噸,河鋼集團有限公司增產83.09萬噸,江蘇沙鋼集團增產70.52萬噸;第6至第10名中有湖南華菱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山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本鋼集團有限公司3家鋼鐵企業分別增產286.54萬噸、153.06萬噸、12.74萬噸;第11至第15名中有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包頭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有限公司、方大鋼鐵集團有限公司4家鋼鐵企業分別增產123.04萬噸、104.53萬噸、97.01萬噸、40.09萬噸。
 
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5家鋼鐵企業合計凈增產1039.6萬噸,增產幅度為5%。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0家企業注漿管產量合計增產1456.05萬噸,增產幅度4.66%。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15家企業注漿管產量合計增產1817.57萬噸,增產幅度4.77%。前5家、前10家、前15家企業的增產幅度分別比全國注漿管增產幅度低1.59個百分點、1.93個百分點、1.82個百分點。經測算,注漿管產量增速提高一個百分點就需要增產870萬噸鋼。因此,2018年注漿管產量前5家、前10家、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集中度指標較2017年出現下降,主要是這些企業的注漿管產量增速與全國注漿管產量增速存在一定差距。經測算,注漿管產量增速提高一個百分點就需要增產870萬噸鋼,這意味著前5家企業要想保持集中度指標不下降,至少在原有增產的基礎上還要繼續增產1400萬噸,即每家企業還要平均增產約280萬噸,這對每一個企業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如果前15家企業2018年注漿管產量與2017年持平,則未增產的前5家、前10家、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集中度分別為22.39%、33.69%、41.04%。增產后的前5家、前10家、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集中度較增產前的指標分別高出了1.12個百分點、1.57個百分點、1.96個百分點,亦可理解為企業凈增產使2018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產量集中度較增產前分別提升了1.12個百分點、1.57個百分點、1.96個百分點。
 
綜上,由于注漿管產量前5家、前10家、前15家鋼鐵企業注漿管增產幅度低于全國注漿管增產幅度,導直接導致2018年注漿管集中度指標低于2017年。但是如果這15家企業注漿管產量保持2017年水平,即使部分企業通過兼并重組擴大了注漿管產量規模,但未增產的注漿管集中度指標還會較2017年出現更大幅度的下降,前5家、前10家、前15家注漿管集中度指標較2017年分別下降2.18個百分點、2.41個百分點、3.24個百分點。
 
鑒于目前及今后很長一段時期鋼鐵產能過剩將是常態,多數大型企業凈增產步伐將會放慢,甚至會出現減產,而更多中小型鋼鐵企業在市場供需關系好轉時增產幅度明顯高于大型企業。如果這一態勢得以延續,在鋼鐵行業現有組織結構不變的情況下,未來注漿管集中度指標將呈現下跌態勢。要想大幅提高注漿管集中度指標,只有推進企業重組,成立多家注漿管年產量規模在5000萬噸左右的鋼鐵企業集團。因此,今后提高注漿管集中度指標的主要路徑是:以多個大型鋼鐵企業作為企業重組的核心企業或重組方,同步推進多個大型企業集團的重組式擴張步伐。
操操在线观看_成人视频电影网,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